云南道教協會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修真養生 » 養生 » 道教中的藥食養生

道教中的藥食養生

發布日期:2016-01-13  /   瀏覽次數:2447





自古醫道不分家,許多注明的醫家同時也是有名的方外術士。像注明的葛洪、孫思邈其實都是道士。道教與中醫有著非常特殊的親緣性關系。當然道家講究養生、長生,對于藥食養生明顯就有著很深的研究。

其一,天人合一是道教藥食養生的哲學基礎。道教的藥食養生理論是建立在將天與人相比附的基礎之上的。在道教看來,天地生人,人稟得天地之靈氣,故最為天下 貴。既然人是天地之精華,那么利用天地間的最精華的礦物質、植物乃至動物自然可以達到滋潤生命的目的。由此,道教形成了“吃什么,補什么”的藥食養生觀 念。與之同時,道教將天地理解為大宇宙,而人的身體則為小宇宙,主張順天之則,根據四個季節的遞嬗變化,吃相匹配的保健藥物或者食物。這些觀念無疑是道教 天人合一的樸素思維的產物。

其二,陰陽五行是道教藥食養生的核心理念。 陰陽五行說不僅為傳統醫學所接納,也為道教所汲取。道教不僅認為人體的疾病是陰陽不諧的結果,而且不同的藥物或具陰性,或具陽性,運用之于人體,或者滋 陰,或者壯陽。五行不僅被對應于自然界的客觀事物,如五果、五谷、五畜、五菜;并且與人體之器官乃至主觀感受相匹配,如五臟、五味。在此基礎上,五行學說 與陰陽理論相結合被一起用來解釋藥食養生的道理?!饵S帝內經》認為五味按照陰、陽的不同屬性被劃分為兩類:辛、甘、淡味屬陽,酸、苦、咸味屬陰。藥食的使 用如果能夠保證陰陽平衡、五味調和,那么就能取得良好的保健效果。

其三,中和之道是道教藥食養生的方法原則。中和之道不唯儒家所獨有,實際上是傳統文化的重要特征之一。中和之道,在道教養生思想中根據人體、藥食的屬性,因 時、因地合理地進行膳食。進食的原則是——無饑無飽,無多無少,無過無不及?!侗渥觾绕O言》中提出的“十二傷”之一,就是“食傷”:“不欲極饑而 食,食不過飽;不欲極渴而飲,飲不過多。凡食過則結積聚,飲過則成痰癖?!贝送?,道教的藥食養生之所以規定種種飲食禁忌,其目的就在于控制和調節食物攝 入的量、時間、次數,確保生理系統、營養系統的平衡,達到身體保健的目的。

其四,內外兼修是道教藥食養生的基本原理。在唐代,孫思邈親自采藥制藥,搜羅民間驗方秘方的同時,把調息、按摩、導引、行氣等養生術納入醫療范圍,豐富了道 教醫學內外兼修的內容。他提出飯前配合導引活動可以促進食欲。同樣,飯后導引、按摩則有利于食物的消化,可令體中暢快。在藥食使用過程中,道教醫學反對過 分依賴藥物,而是借助自身的宗教優勢強化人的自主意識,促進藥效的更好發揮?!短浇洝分芯陀小耙詷穮s災法”、“神祝文訣”、“齋戒思神救死訣”等配合藥 食使用的方法與口訣。道教醫學通過內外兼修,打破單純的藥食治療的限制,結合各種主客觀因素加以考慮,從而彰顯了道教醫藥養生的特色。

其五,標本兼治是道教藥食養生的歸屬旨趣?!饵S帝內經》確立了“治未病”的原則,將疾病預防放在一個極其重要的地位。從藥食養生的角度而言,“食先藥后”基 本上為傳統中醫與道教所肯定,尤其是道教在服食成仙觀念的支配之下發展出服餌之術,即:“選用礦物、植物,也有少量動物類藥和食物,經過一定的加工、配 伍、炮制成丹藥或方劑,以內服為主要攝入途徑,作用于人體,從而達到輕身益氣、延年度世乃至‘長生不死’的目的?!睂O思邈亦在其《備急千金要方》中單辟 “食治”篇,提出“夫為醫者,當須先洞曉病源,知其所犯,以食治之,食療不愈,然后命藥”的原則,從預防保健的角度系統地總結了歷來的藥膳方,包括直接 取材于道教的養生方。

道教藥食養生的文化貢獻及作用

道教藥食養生對于中華養生文化的貢獻與作用是雙重的:一方面,道教藥食    養生形成了區別其他中華養生文化的獨特性,成為中華養生文化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。在道 教的發展過程中,不僅形成了諸如食餌派與丹鼎派等富有特色的養生派系,而且發展出諸如黃白煉丹術、辟谷養生術以及結合符咒服藥食等一系列養生技術。另一方 面,道教在藥食養生方面的探索大大拓展與擴充了中醫本草和方劑學。

根據藥食的屬性,東晉的葛洪曾列舉了三種仙藥:第一類是金石礦物類藥,第二類是玉芝,第三類乃是一些具有滋補作用的草木藥,如茯苓、地黃、麥門冬、枸杞、天 門冬、松柏脂、松實、甘菊等。南北朝的陶弘景在其著《本草經集注》中將食物本草從藥物本草中分離出來,促進了后世食療本草專書的形成,對食療在民間的傳播 起了重要的推動作用。到了唐代,食療極為興盛,孫思邈在《備急千金要方》中專辟“食治”和“養老食療”篇,為食療學的形成與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。當代有 學者在談及道教藥食的影響時,特別指出:“中國傳統的服食養生文獻,給我們今天的藥物抗衰老研究,提供了極其豐富的資料……隨著中醫藥的走向世界,中國古 代道教的服食養生術也必然會為全人類的健康長壽作出積極的貢獻!”

在道教齋戒中,辟谷乃是修行時重要的輔助手段。在辟谷中,有的要兼以服氣,通過服氣來達到辟谷的目的,有的則采取藥食來代替谷食,諸如食用人參、蜂蜜、茯 苓、棗等營養物質。當然,對于辟谷是否可以長生,并沒有統一的看法,葛洪在《抱樸子》中就對其持保留態度。即使如此,辟谷作為道教養生文化的重要組成部 分,依然值得進一步研究與探索。

唐代以后,道教服餌派走向衰微,不過其方法與理論卻為傳統醫家所汲取,制成了膏、丹、丸、散、湯液等諸多藥劑。道士們根據傳統中醫學從外丹中吸收一些金石藥 劑,并與內丹結合,用于自身日常攝養。綜合唐代以后出現的藥食養生著作,不難發現道教的藥食養生呈現出與中醫食療思想相互吸收、相互融合的發展態勢。元代 忽思慧著的《飲膳正要》、吳瑞著的《日用本草》,明代高濂著的《遵生八箋》、盧和著的《食物本草》、朱橚主持編寫的《救荒本草》以及李時珍著的《本草綱 目》或者汲取前代道士葛洪、陶弘景、孫思邈等人的養生思想,或者以以往的道經作注??梢哉f,早期黃老道家影響下的一系列典籍奠定了后世道教飲食養生術與中 醫食療學的共同基礎,并決定了二者在歷史上相互融合的格局。

道醫相融:從道教藥食養生到中醫藥養生

道教的藥食養生以得道成仙為終極目標,具有超越化的宗教色彩。中醫則以治病救人為目標,具有世俗化的特征。因為有宗教精神的支撐,不論煉丹有多么危險,代價 多么沉重,道士們依然鍥而不舍;同時,由于道教堅持生命無限性的信念,所以始終將養生放在治病之前。有學者認為:“在道教的藥學中,將世俗中藥學用以治病 的藥稱之為‘下藥’,而把延年益壽的藥稱之為‘上藥’,并和外丹黃白相銜接。道教醫藥學籠罩在道教神學的氣氛之下,將健身卻病作為服丹成仙的準備?!倍?中醫認為,醫藥養生能治病,卻不能保命,遑論長生不死。故其以防病、治病、維護生命健康作為目標和出發點。當然,由于兩者各具獨立性,所以才會異彩紛呈, 朝著不同的方向發展。

自近代以來,中醫面臨著被邊緣化的危險,甚至出現了“中醫廢存”的討論。在這種背景下中醫需要保持自身的獨立性,需要整合內部諸要素,更好地促進傳統中醫向現代中醫的轉型。事實上,“道醫相融”的理論和實踐或可為中醫的發展提供一條可行的路徑。

在藥食養生方面,現代社會生態環境的惡化以及大規模人工種植的局限性,使得中醫藥材的藥效下降。在這方面,道士采集的藥材可能更天然,更多保持了傳統中醫的風貌。故而,可以將道醫的發展,視為現代中醫學發展的一支重要補充力量?,F代醫學認為各類疾病諸如糖尿病、心腦血管疾病等都與過食引起的脂肪堆積、血管老化、血糖升高有關,因此適當地少食、斷食非常有利于這類病人的保健養生,這也部分印證了道教藥食養生理論的科學性。故而,可以適當地推廣道教的辟谷、服餌、導引等養生技巧。

除了以上的內容,道教還有這得天獨厚的優勢,那就是信仰!道教在藥食養生的過程中總是在強調精神、意念的澄定,這無疑是一種信仰方式的體現。我們可以挖掘這種特有的文化資源,來探索道家對人心靈的治療方法,從而進一步來研究對醫藥的影響。


 
BAD TPL NAME极速pc蛋蛋人工计划 饶平县| 遂宁市| 柳林县| 敖汉旗| 安阳市| 伊春市| 阿拉尔市| 白沙| 益阳市| 山阳县| 新营市| 湖州市| 隆昌县| 固镇县| 梓潼县| 蒙自县| 淮安市| 合阳县| 洪湖市| 旬邑县| 开远市| 二连浩特市| 镇康县| 泉州市| 邛崃市| 永昌县| 贡嘎县| 德清县| 东乡| 星子县| 崇明县| 太仓市| 广东省| 邳州市| 明星| 诏安县| 孝感市| 西乌珠穆沁旗| 融水| 治多县| 象州县| 彭山县| 洪湖市| 开化县| 临潭县| 城固县| 咸宁市| 通辽市| 元氏县| 和田市| 鄂托克旗| 满洲里市| 吴川市| 东源县| 廉江市| 西峡县| 黄浦区| 二手房| 科技| 修文县| 阳西县| 太原市| 凤庆县| 苏州市| 临桂县| 五寨县| 深泽县| 克拉玛依市| 鄂托克前旗| 桐庐县| 南汇区| 淄博市| 前郭尔| 林州市| 双峰县| 奉节县| 定边县| 孝义市| 利辛县| 阜阳市| 多伦县| 墨脱县| 扎鲁特旗| 梅州市| 会东县| 南岸区| 双城市| 大方县| 娄底市| 桂林市| 循化| 大邑县| 筠连县| 沛县| 昌宁县| 龙里县| 金塔县| 蓬莱市| 佳木斯市| 永嘉县| 白银市| 博乐市| 汽车| 林西县| 马边| 额敏县| 阿拉善盟| 都昌县| 奉新县| 察雅县| 布尔津县| 淮滨县| 苗栗市| 石河子市| 柯坪县| 恭城| 孝感市| 铜鼓县| 湘阴县| 纳雍县| 芜湖市| 绵阳市| 微博| 洪湖市| 高青县| 布尔津县| 穆棱市| 铜鼓县| 东明县| 辽宁省| 吉林市| 理塘县| 永川市| 清远市| 页游| 隆化县| 万盛区|